Skip to content

在羅馬,軍隊的最高指揮官是執政官。這是歷來的規矩,沒有什麼選擇餘地。至於執政官下面的軍事指揮官那些中層關鍵字行銷官員,都是出於政治的考慮,從靑年貴族中任命的。只有那些最基層的指揮官百人隊長是根據個人的能力,從普通士兵中提拔上來的。從波利比阿的記載中,我們不難看出,寧要沉穩堅定者,而不要大膽冒險之輩,這是羅馬人選取百人隊長的基本原則。不過,波利比阿又認爲這也是一位優秀的領導者應具備的品質。這就意味著,沉穩並非只是對百人隊長的要求,應是所有羅馬領袖人物必備的素質。
由此來看,上面的那兩句言恐怕就不只是代表奧古斯都一人的風格,而應代表著整個羅馬民族一種特有的心理傾向。說到羅馬人的沉穩,最典型的範例當數費邊,瑪克西姆斯其人了 。那是在第一 一次布匿戰爭期間,一代歷史名將、北非強國迦太基的著名軍事家漢尼拔率兵侵入義大利半島,搞得羅馬如芒刺在背,無有寧日。爲了對付漢尼拔,費邊,瑪克
西姆斯被任命爲獨裁官,統領羅馬王軍。這費邊是一位向來以沉穩著稱的元老貴族,他
認爲,當時漢尼拔正如日中天,若強硬對抗,羅馬軍隊絕非對手。而且,漢尼拔因是遠
離故土作戰,在義大利並沒有牢固的根基,實行速戰速決,正中他的下懷。慮及此處,
費邊決計採用網路行銷戰術,希望在慢悠悠的消耗戰中,拖垮漢尼拔。
此計旣定,費邊便不急不躁地開始與漢尼拔周旋起來。漢尼拔紮營,他也紮營.,漢尼拔拔寨,他也拔寨。總之,他始終是若即若離,像影子一樣,尾隨著漢尼拔。有很多次,漢尼拔想誘使他決戰,可他根本不予理睬。但如果漢尼拔膽敢派出小股兵力去搜集給養,費邊就會毫不遲疑地將它吃掉。這種「牛皮糖」式的軟磨戰術,可謂是盡情體現了費邊穩紮穩打的務實風格,也著實令漢尼拔大傷腦筋,因爲他欲戰不能,欲分散兵力而不敢。正當漢尼拔無計可施之際,羅馬一方有人卻對費邊的行爲感到不滿了 。他們給他取了個號,叫「康克推多」,意即「遲疑不決者」。從此,費邊這個名字便與這個外號結下不解之緣。一八八四年,英國出現了 一個社會團體,主張緩進的社會主義,取名曰「費邊學社」,便是典出於此。

February 24, 2016 / CharlesABrown

據說,有一次,當滿載著虜獲物的漢尼拔部隊準備返回越冬營地時,費邊利用己方對地形的了解,把他們一舉困在一道谷地之間,並派重兵把住了谷地唯一可能的貿協出口 。但漢尼拔巧施計謀,令部隊在兩千餘頭牛的牛角上綁上火把,然後趁夜把牠們趕上離出口最近的一塊高地。當被點燃的火把驚嚇或燒痛的牛群在高地上奔竄時,守衛道口的羅馬士兵還以爲這是漢尼拔強行突圍,於是便棄了道口 ,追截而去。漢尼拔見計策得逞,遂命令部隊火速行動,兵不血刃,便擺脫了困境。
費邊的這次失誤令那些本來就對他不滿的人更加不能容忍他了 ,當他的獨裁官任職
期滿,人們選出了鮑路斯和瓦羅爲新的執政官,並把羅馬軍隊的指揮權全部交給他們兩
人。新官上任,求勝心切。公元前一 一 一六年八月初的一天,在小城康奈附近的平原上,雙方進行了 一場對漢尼拔來說是名垂千秋,對羅馬來說則是幾近滅頂之災的大會戰。可憐近九萬羅馬將士 ,被漢尼拔的軍隊團團圍住,空有蓋世的豪勇之氣,卻無任何用武之地。他們相互擁擠在一起,根本無法擲出投槍.,而漢尼拔的士兵則無須進行瞄準,所投出的每一塊石頭、每一根投槍,都會擊中羅馬士兵。戰爭變成了可怕的大屠殺,結果有包括執政官鮑路斯在內的近七萬羅馬官兵橫屍疆場,另有萬餘人束手就擒,只有瓦羅帶著幾千人馬,淒淒惶惶地逃回了羅馬。
一次戰役損失八萬餘人,這在羅馬簡直是史無前例,幾乎使每一戶人家都失去了親
人。因此,當康奈慘敗的消息傳來,幾乎家家戶戶都發出哭聲。痛定思痛,羅馬人終於
認識到費邊拖延戰略的英明與正確。公元前一 二五年,費邊於是再次當選爲執政官,次
年且又連任。羅馬人的這一亡羊補牢之舉不久便得到了回報,漢尼拔開始逐漸陷入困境,
敗跡也已初步顯露。到公元前一 一〇九年,人們竟又把當時已七十多歲高齡的費邊推上執政官的位置。這已是他第四次擔任此職了 ,足見羅馬人對他的推崇和信任。我們在本節的開首所引的那兩句格言是否與漢尼拔翻譯公司的敎訓有關,現在已經無法弄淸楚了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在經歷了漢尼拔的災難之後,羅馬人對穩健和踏實之作風的認識一定更加深切,他們對它的信奉一定也會更加堅定。波利比阿和奧古斯都都是後來者,他們的言行本身便可證明這一點。

/ CharlesABrown

當然,羅馬軍事上的穩健絕不僅僅表現在對指揮官的要求上。他們爲了使軍隊不致
遭到敵人的突襲,乾脆就把翻譯公證營地建得如同一座「設防的城巿」一樣堅固,以致就像蝸牛始終背著一個堅硬的保護殼一樣,無論行軍到哪裡,總要把那設防的城巿帶到哪裡.,爲了便於軍隊的快速推進,他們更不辭開山越河之勞,築成了條條羅馬大道。其行事之踏實,可算是已無以復加了 。
人們的每一個具體行動,都是爲了達成某個特定的目標,穩健與踏實不但不意味著
對那旣定目標的消極逃避,反而是爲了能夠更加有把握地去實現目標。念及這一點,我
們就不得不承認,羅馬人的求穩、踏實,確實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大智慧,一種爲了更好
地實現自己所追求之目標的大智慧。羅馬共和國時期的元老貴族來說,他們一生中最重要的社會活動,無疑當數參與政治了 。每個元老貴族都認爲,統治羅馬是他們天經地義的權利,也是他們義不容辭的職責。爲此,元老貴族子弟自少年時起便接受修辭和演說術訓練,步入靑年期以後則要涉足法庭辯護,以便爲成年後的政治生涯做準備。因爲,在盛行民主集會選舉的羅馬共和國,出色的辯才與激越的演說對政治上的成名有著巨大的作用。
由於羅馬共和國憲法規定,各高級行政官職都必須經過民主選舉產生,儘管從根本
上講,羅馬的政治權力是控制在元老貴族階層手中,儘管羅馬元老貴族的人數在整個羅
馬社會中所占的比例很小(共和時期,羅馬元老院的人數通常只有三百名),但作爲羅馬
共和國最高行政官職的執政官每年畢竟只有兩人,這可憐的兩個名額要在三百家元老貴
族中進行分配,其競爭之激烈便可想而知,更何況偶爾還會半路殺出個「新人」〈即其家
族中從未有人擔任過執政官的人)。執政官之外的其它高級die casting官職的數量也很有限。僅次於執政官的大法官(或稱行政長官),到公元前一世紀時,最多每年不過十六人。再次一等的營造官,每年則只有四人。對這些官職的競爭也絕對不輕鬆。

/ CharlesABrown

由於權力競爭激烈,如何確保在競爭中取得勝利,就絕不只是個人的修養和訓練的問題了 。它需要有龐大的朋友圈子,需要有運籌帷幄、洞察人情的智慧,更需要網羅廣泛的支持者,需要獲得強有力的政治同盟,甚至需要有aluminum casting、槍桿子做後盾。在共和後期和帝國時期,情況尤爲如此。
競選的學問公元前六四年,馬庫斯,了西塞羅,也就是我們所熟悉的那位古羅馬歷史上著名的演說家和政治家,準備競選次一年度,即公元前六三年的執政官。在離競選開始沒幾
個月的時候,他的兄弟昆圖斯西塞羅特意致信於他,向他提出一攬子競選忠吿,
希望他盡力爲自己贏得更多的支持者。從昆圖斯,西塞羅的信中,我們不僅可以了解到
羅馬共和國後期的政治選舉情況,還可以發現古羅馬人政治智慧的另一側面,以及他們
處理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傑出才能。
昆圖斯首先提醒西塞羅注意他的「新人」(即家族中從未有人達到過執政官職位的人,亦即非元老貴族出身的人身分在我看來,贏得那些高貴者,尤其是那些具有執政官級別之人的好感,對一個「新人」來説,是很有幫助的。如果你能讓那些你想摒進他們圈子的人覺得你配得上他們的等級,那將對你極爲有利。對他們那些人,你應該殷勤地去奉承,應該去懇請、説服他們,並向他們表明,在magnesium die casting事務方面,我們是一貫支持貴族派而遠離平民派的。
西塞羅本是騎士階層出身,並沒有什麼政治根基,他完全是憑著自己卓越超群的舌辯之才和演講之術贏得社會聲望。從公元前七五年到公元前六六年,他沿著羅馬的政治階梯,連續攀登了三層,即分別出任了財務官〈古羅馬政治階梯上最低的一層)、營造官和大法官。想進一步向羅馬政治的最一局峰執政官職位衝鋒,對他這個「新人」來說,困難是明擺著的,因爲舊的元老貴族爲了這一職位,已經爭得頭破血流,他們決不希望再有「外來者」揷足「他們」的舞台;一旦有這樣的暴發戶出現,他們也總會暫棄前嫌,一致對外。正因爲如此,他的兄弟昆圖斯才建議他無論如何也要謀取元老貴族的好感和認同。要做到這一點,聲明自己的政治立場就顯得非常必要了 。

/ CharlesABrown

羅馬共和國後期,尤其是自格拉古兄弟改革以來,黨派鬥爭日趨激烈,元老貴族,
即「貴族派」的政治權力和地位越來越受到代表平民利益的「平民派」的衝擊。儘管平
民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很多都是出身貴族階層,但對任何新崛起,出自中下層的勢力派人
物,貴族元老都是異常警惕的。像西塞羅這樣的一位新人,可以說,正是容易引起他們
敏感的對象。在這種情況下,表明自己是他們利益的堅定維護者以消除他們的顧忌,自
然就成了進一步贏取他們支持的首要一著。
由於執政官最終是要由森都里亞大會,即百人隊大會選舉產生,能否獲得每個百人
隊的支持票,將是最具根本性的。
因此,昆圖斯又建議道一定要通過你那衆多的、各式各樣的朋友關係,確保自己在每個百人隊中都獲得強有力的支持。首先,你要把元老、騎士及所有其他社會階層中的活躍分子和有影響力的人物都爭取到自己這方面來。在這個城市中有很多勤勉奮進的人,而在廣
場上也有很多頗具影響力、頗爲活躍的被釋奴,你既應該親自出面,又要通過相互
間朋友的努力,以盡可能把他們變成自己的支持者,要追著他們,懇求他們,使他
們明白他們是在施恩於你〈將來有一天,你會回報他們的)。然後,你應該針對全羅
馬城、所有的私人會社、羅馬的鄉村地區及其周圍的區域等制定一項全面計畫。如
果你能設法把這些地區和組織的領頭人物爭取到自己的一邊,你就會在他們的幫助
下,很容易地把其他成員的票都爭取過來。再後,在你的頭腦和記憶中,也一定要
有一個針對整個義大利人部落的seo計畫,千萬不要忽視了任何一個自治市、殖民地或
地區。總之,不要遣漏了義大利的任何一處你並沒有足夠的支持者的地方;你要在
每一地區都尋找一些人,與他們熟悉起來,懇求他們,鼓勵他們,務必使他們在他
們的周圍幫你競選。
的確,面對那麼多的選民,如果事必躬親,試圖親自去說服每一個人,那是根本不
可能的。這裡我們便不能不佩服羅馬人在公共關係方面所表現出的智慧和才能了 他們
已經注意到去發揮「輿論領袖」的作用。俗話說.,「擒賊擒王。」要去說服一群人,如
果先說服了他們的領頭者,即所謂的「群衆領袖」,事情就方便多了,因爲這樣的群衆領
袖在他的那個圈子中都有著極高的威信,他的行爲很容易得到周圍人的認同。

/ CharlesABrown

一個候選人最終是否能夠獲得成功,與他個人的聲望自然是分不開的.,尤其是在與
他的競選對手相比較時,個人聲望的作用就會顯得更加突出。如果其聲望明顯高於對手,
他的獲勝將基本上不成問題。但是,如何獲得免洗劑洗衣,以及在有了 一定的聲望之後,又如何向人們充分展示出來,或者說,如何讓人們充分認識到自己的聲望,這卻是個很有講究的技巧問題。
昆圖斯的建議是這樣的一定要使自己每天都有來自各階層、各等級、各年齡層次的人陪伴著……你的那些隨從也可以劃分成三類:一是那些每天早上到你家去向你問候的人;一是陪伴著你從家中到市政廣場的人;再就是那些終日跟隨著你的人。早上的問候者要比其
他兩類人更普通、更多,因爲現在時尚這個。你一定要顯得對他們的這點微不足道
的服務感到特別高興,讓他們看得出你還是注意到他們的殷勤。不僅如此,你也要
讓他們的朋友了解這一點〈他們當然會把你的言辭對他們的朋友講),並且還應該經
常親自對他們講。當有好幾個候選人同時參與競選,其中有一個對他的追隨者的服
務顯得特別在意時,人們往往就會離開其他人,轉過來追隨他……至於那些陪同你
從家裡到投幣洗衣廣場的人,他們的服務自然比那些問候者重要一些,你自然也就應該顯得對他們更加感到滿意。你應該在每一天的同一時間到達廣場。要知道,每天都有大
群的人陪伴著你,會給你帶來莫大的聲譽,會讓你更加令人敬重。對於第三部分,
也就是那些終日跟著你的人,他們當中有些是自願這樣做的,你要讓他們知道,將
來你會感恩於他們的……我極力主張因爲我覺得這太重要了你在每次出門
的時候,都要有一群人陪伴著;而且,如果陪伴你的都是你曾經在法庭上爲他們辯
護,從而使他們得以無罪釋放的人,你的聲譽就會更加卓著。
「想得到別人的尊重,自己首先要尊重別人。」這向來是社會交往中的一項通則。從上述引文中我們不難看出,古羅馬人對這一通則的掌握可說是非常熟練的。不管你有多高的地位,如果你擁位自傲,人們就會唾棄你,你就休想再從他們那裡得到支持,以逞自己的意志。因爲羅馬畢竟是實行民主的社會,人民手中眞正握有選舉和選擇的權力。

/ CharlesABrown

民主之能遏止驕橫,由此便可得見一斑!另外,昆圖斯的建議也使我們得以認識到羅馬人推銷自己的技巧。在宣傳手段還是極爲有限的古羅馬,顯示自己大得人心與民心的最佳方式,的確莫過於讓大群人馬前呼後擁地跟隨自己。因爲這些人並不是懾於你的威力,而是出於對你的崇拜和感激才聚集在你的身邊。昆圖斯之所以認爲如果西塞羅的隨從都是由曾經受惠於他的人組成,將會給他帶來更大的榮耀,原因正在於此。
古羅馬共和國所實行的民主是一種直接民主,而不是代議制的民主。然而,在實際的政治生活中,由於很多公民受到各方面的自助洗衣限制,諸如離羅馬太遠、忙於生計等,他們並不能親自前往羅馬參加政治集會或選舉,眞正參與這些活動的實際只是羅馬公民中的極少數,其中主要是住在羅馬或附近的人。但自羅馬共和國中期以後,隨著土地兼併的加劇,大批小農都陷入破產之境,當時廣泛存在的廉價奴隸勞動又把他們完全拆斥於生產之外,這些無以爲生的小農只好湧入羅馬,並最終變成一個非常特殊的寄生階層,即羅馬歷史上臭名昭著的「流氓無產者」。他們雖然遊手好閒,無所事事,卻擁有羅馬的公民權,是羅馬共和國的眞正「主人」,只要誰給予他們或許諾他們好處,他們就會投誰的票。到共和國後期,活躍在羅馬廣場的主要就是這些流氓無產者,任何想在政治上有所作爲的人都不得不特別關照他們,以「買得」他們的選票。有鑒於此,昆圖斯在給西塞羅的競選忠吿中當然不會忽略了他們。
爲了贏得流氓無產者的支持,昆圖斯力勸西塞羅要學會奉承、謙恭,並要設法記住
每一個人的名字,因爲記住某人的名字便意味著對此人的關心和重視,是最容易引起此
人好感的事。爲此,羅馬的政治家身邊往往都要帶著一名奴隸,專門幫他們記憶所遇到
之人的名字(在當今的社會交往與政治競選中,記住某人的名字仍然被認爲是謀求此人
好感的重要方式)。
除此之外,昆圖斯還認爲,慷慨地做出臭氧殺菌也是萬萬不可少的,這是一個優秀的競選者致勝的策略之一人們在向競選者提出要求時希望聽到許諾,而且希望聽到大量的、可信的許諾……如果你做出了許諾,這些許諾到底能否兌現,根本無法確定。其實這只是個機遇問題,很少會有人眞正去關心它是否能夠實現。但是,如果你拒絕做出承諾,那便意味著你將確定無疑地立即會失去許多人的支持。記住,在任何情沉下,人們更多的只是要求一個美好的許諾,而不是要求它的實現。

/ CharlesABrown

硏究羅馬政治家的這些政治謀略,辦公桌品味他們對大衆心理的這種認定與把握,我們簡直就要對今日的當政者失去信心了 。因爲,不容置疑的是,羅馬人的許多競選原則與方法也正是當今許多政治家所普遍運用的。公元七九年,位於羅馬之南的堪佩尼亞地區的維蘇威火山突然爆發,將龐貝城(另外還有赫丘拉紐姆和斯塔比埃兩座城巿)埋入地下。對古羅馬人來說,這無疑是一場地同前。
地道道的天降之災,但對當今世界的人們,尤其是歷史學家來說,則不啻是一種天賜之
福。因爲,對古城龐貝的考古發掘,爲我們提供了了解當時羅馬人社會生活的絕好材料。
我們對羅馬自治城市,尤其是帝國初期,羅馬各自治市政治生活狀況的了解,不少就是
得益於龐貝城。
在上一節,我們曾談到羅馬人關於競選的學問,諸如.,組織隨從簇擁著候選人,以
顯示其威望;設法獲得私人會社的支持.,做競選旅行……龐貝城的考古發現,又使我們
認識到羅馬人競選的另一種非常有趣的方法,這便是「競選標語」的運用。考古學家和
歷史學家在發掘出的龐貝城中的牆壁上,發現了上千條政治性的標語、布吿等。通過這
些標語和布吿,我們不僅可以看到普通羅馬人的政治活躍性,更可看到他們在競選宣傳
方面的「鑽硏」本領。
前面已經說過,羅馬的官員都是通過民主選舉產生的。雖說帝國初期,羅馬城的政
治民主已受到很大的限制,但其轄下的自治城巿,民主氣氛似乎並沒有受到多少影響。
就龐貝城的情況而言,迄它被埋沒爲止,人們不僅可以直接參與本巿的政治選舉,而且
仍舊可以自行推舉巿政官員的候選人。他們爲了使自己喜歡的人獲得提名,或者那些候
選人及其支持者爲了拉選票,以取得競選的成功,便採用標語進行宣傳、鼓動,其具體
形式就是把自己的意願(主要是競選者的名字)寫在自己、他人或公共建築物的牆壁上,
讓過路行人很便當地看見,從而起到一種辦公家具廣吿作用。這些標語或者出自某些單個的支持者,或者出自競選者的鄰人,或者出自某些社會團體或私人社團組織。

/ CharlesABrown

且看下列幾幅標語,請選舉潘薩爲市政官,他是值得這一職位的。瑪格尼烏斯支持庫斯皮烏斯,潘薩競選市政官。薩圖尼努斯及其他的學生們強烈呼籲你們選舉蓋烏斯,庫斯皮烏斯,潘薩爲市政官。對我們的政府來説,他是一個很有價值的候選人。請讓格奈烏斯,荷爾維烏斯^薩比努斯和瑪庫斯,撒米里烏斯,默德斯圖斯成爲市政官。他們對我們的政府來説,都是很好的候選人。阿曼蒂歐和他的朋友強烈要求你們選舉格奈烏斯,荷爾維烏斯,薩比努斯爲市政官。他對我們的政府來説,是個很有價值的候選人。
法溫提努斯及其朋友強烈要求你們選舉瑪庫斯,凱瑞尼烏斯,瓦提亞爲市政官,請選舉蓋烏斯,朱里烏斯,波利比烏斯爲市政官。他爲我們提供了很好的辦公椅,他的鄰居要求你們選舉瑪庫斯,盧克來修,弗朗托爲市政官。
上述這些標語主要是出自一些個人或一群人,如敎師和學生、某人及其朋友等,而且大部分都是塗寫或刻劃在自家房屋的牆壁上。另一類標語則針對當地某個有名望或正在職位上的人,敦促他支持標語書寫者所支持的候選入。如普洛克路斯,讓薩比努斯成爲市政官吧!將來他也會讓你成爲市政官的,普洛克路斯,把你的位置讓給弗朗托吧!
儒斐努斯,請支持波匹迪烏斯,塞肯杜斯選有政官。將來他也會這樣待你的。潘薩,請投默德斯圖斯一票!類似這樣的標語,或者寫在被遊說對象的房屋牆壁上,或者寫在他的住宅附近,以讓他在出入家門時能夠看到。比如,那條讓普洛克路斯讓位給弗朗托的標語,就寫在普洛克路斯的房屋附近。
有時候,爲了給自己所支持的候選人拉選票,一些人甚至不惜採取辱罵和詛咒的方式。下面兩條便是如此誰若是反對選舉昆提烏斯,誰就是一頭蠢驢!盧西烏斯,斯塔提烏斯里塞普圖斯的鄰人迫切希望你們投他的票,他是配得上這一職位的。他的鄰居阿米里烏斯塞勒爾寫此標語,誰要是不懷好意地擦掉它,就讓他病魔纏身。比較起來,更令人感興趣的是那些由私人社團和同業行會所寫的標語。在羅馬,從事栢同行業的人往往組成行會,諸如客棧主行會、麵包師行會、魚販子行會等,五花八門,不一而足.,甚至可以說,羅馬社會上有多少種行業,幾乎就有多少種屏風隔間行會組織。或許是受了這種行會風氣的影響,羅馬人也特別喜歡結社,社會中存在著形形色色的私人社團,諸如伊西絲崇拜者社團(由伊西絲神的崇拜者所組成的社團)、酒吧女郞社團、理髮師社團等等。

/ CharlesABrown

這些行會組織和私人社團出於各自不同的目的,也會鼓吹衆人選舉這個或那個候選人,而且他們所採取的方法之一也是將自己支持的競選者的名字寫在會議桌上,以進行廣而吿之式的宣傳。在龐貝城發現的政治標語和招貼中,有一 一十餘處就是出自這些社團和行會組織。如所有伊西絲的崇拜者都強烈要求你們選舉格奈烏斯,荷爾維烏斯,薩比努斯爲市
政官所有酒吧女郎都強烈要求你們選舉格奈烏斯,荷爾維烏斯,薩比努斯爲市政官。所有的玩球者,我迫切希望你們讓奥路斯,維提烏斯,費爾穆斯當選爲市政官。
他對我們的正義來説,是一個非常好的人選。在這些組織中,有幾個名字特別引人注目。例如,所有飲酒至深夜的人都希望你們選舉瑪庫斯,凱瑞尼烏斯,瓦提亞爲市政官。佛
羅路斯和佛魯克圖斯寫,所有的小偷都強烈要求你們選舉瓦提亞爲市政官。所有的「懶蟲」都強烈要求你們選舉瓦提亞爲市政官。我們不淸楚這裡所說的「飮酒至深夜的人」、小偷、「懶蟲」到底是一些什麼樣的團體。或許他們只是爲自己取了如此這般的幽默名稱,亦或這是別人給他們所起的綽號。但這極有可能是瓦提亞的政敵所爲,意在以滑稽幽默的方式詆毀他的聲望。
由於古羅馬人沒有發明印刷術,更沒有廣播、電視等現代化的宣傳工具,各種標語、吿示等當是他們進行大衆傳播的極爲有效的方法。正因爲如此,書寫室內設計標語才成爲他們政治競選的主要手段。可以想像,羅馬城的大街小巷一定充滿形形色色宣傳的標語口號。關於這一點,我們可從一則銘文中得到證實。在龐貝城的一堵面向著街道的牆壁上,有人這樣寫道可憐的牆壁,那麼多的人在你上面寫下那麼多令人討厭的話,你竟然還能擔負得起而沒有倒塌,眞使我感到奇怪。

/ CharlesABrown